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金砖国家能否主导全球经济?

金砖国家能否主导全球经济?

邱 林

从一个概念,到一个举世瞩目的多边合作机制,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大国经济在危机时刻的“逆流而上”,不仅推动了G20集团成为全球经济新掌门,更让金砖国家多边合作机制得到空前加强,也由此成为“后金融危机时代”最有影响力的国际名词之一。它是一个发展中大国版的G8集团吗?全球最重要的新兴经济体走到一起,是否意味着世界格局的“改朝换代”正在到来?

提出这些问题的前提是,以往主导全球经济秩序的G8集团首脑峰会,已经接近走向终点。因为全球金融风暴,让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遭遇百年一遇的灾难,不但增长率降到历史最低,甚至负数,还把问题扩散到全世界,给发展中国家带来重大危机。与此比较,金砖国家,尤其是中国和印度、巴西,虽然被金融海啸波及,但仍然维持5%到8%的增长率,名副其实地成为拉抬全球经济走出困境的火车头。

这与过去形成鲜明对比。在冷战时代,不少处于两极格局缝隙间的发展中国家常常受到霸权威胁,命运岌岌可危。在此情况下,发展中国家主要依托不结盟运动、77国集团、石油输出国组织、伊斯兰会议组织等区域和跨区域组织发挥影响力,在许多重大问题上用“一个声音”说话,从而抵御霸权主义的威胁。

如今,虽然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体的组织仍然十分活跃,也发表了大量的宣言、声明或公报,可效果突出的实质性合作却比较少见,难以形成统一立场,有时甚至陷入争吵,让发达国家坐收渔利。这种局面如果长期下去,对发展中国家极为不利。现行的国际经济秩序基本上是由发达国家一手建立起来的,虽然国际金融危机使其实力遭受重创,但在诸多领域的话语份量依然很重。

实际上,全球金融危机给金砖国家带来了叫板世界经济秩序的机遇——这一秩序由发达国家主导已经太久,往往只为它们的利益服务。不过更吸引国际眼球的,还是金砖国家在改革国际经济、金融秩序领域的合作。换句话说,金砖国家机制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发达国家垄断全球经济的局面,同时,在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起到了缓冲作用。

例如在2009年12月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被迫“闯进”基础四国(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的磋商室,草拟出峰会最终文本。而一向号称在气候变化担当旗手的欧盟,甚至被排除在决策圈之外。这一事实充分证明,金砖国家能否应对发达国家的挑战,就要看金砖“抱团”紧不紧。金砖国家是各方面条件相对较优越发展中的国家,其前途和命运与整个发展中国家群体紧密相连。

近年来,金砖国家提出了改变世界对美元过度依赖的替代方案,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美权利过大也顺理成章。2010年11月,在G20国首尔峰会期间,金砖国家就要求目前在欧洲占据过多席位的机构(如世界银行和IMF)享有更大话语权。经过据理力争,中国等金砖国家成为IMF决策机构执行董事会的核心成员,并拥有更多决策权,欧洲国家的权力受到削弱。中国的份额从过去的3.72%升至6.39%,投票权也从3.65%升至6.07%。中国超越德、法、英等国,成为拥有第三大表决权的国家。

金砖国家已召开过两次峰会。4月14日在三亚召开的第三次峰会,虽然会上不会提出改变全球经济秩序的新主张,但与会国家会在推动全球经济方面起到建设性作用,并向发达国家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他们要争取世界经济的发言权,要争取世界经济秩序重组的游戏规则制定者地位。

当然,金砖国家强化合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彻底改变现有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无论从金砖国家的目的还是能力看,目前都难以取代G8集团或发达国家的位置。建立一个新的国际经济秩序是众多国家共同的意愿,长远来看,成为金砖国家共同努力的目标是有可能的。

但是,金砖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主要任务不是挑战现行经济秩序,而是实现与现行秩序双赢合作。进一步推断,金砖国家在全球经济中,应与发达国家“既竞争又联合”,其最大战略目标应该是与发达国家平起平坐,取长补短,精诚合作,但也彼此制约,这才是正道,才是世界之福。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