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不能总当“中东牌局”的旁观者

中国不能总当“中东牌局”的旁观者

邱 林

3月18日,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对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决议表决时,投了弃权票;而在这之前的2月26日,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制裁利比亚卡扎菲政府的决议时,中国投了赞成票。有分析认为,从中国这两次投票中,可以看出随着中国全球利益日益广泛和复杂,其在中东的外交策略也在发生变化。

实际上,中国在利比亚的战略意义不亚于对中东地区的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石油的长远利益。今年跻身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于2009年超过美国成为沙特石油最大的进口国,中东地区石油对驱动中国经济增长起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尽管中东对中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中国仍无力影响中东的事态发展。

从乐观角度看,中国和中东所有国家都谈不上有历史恩怨,现实利益也不是零和性质的。这种外交姿态即使在把持了中国政局数十年的美国看来也是羡慕的。考虑到中国不仅仅投入了有限的经济成本和基本上处于外交宣示的层面的政治成本,这种态势就显得格外难能可贵了。作为这样一种“离岸参与者”,中国获得的回报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投入。

然而,从悲观的角度看,中国这种“离岸参与者”又是失败的。因为长期保持“离岸参与者”姿态,与中东国家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不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如果我们举目一看,就会发现,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都表现出积极涉足中东事务的势头,均派出大批外交官员活跃在中东,特别是英、法、俄试图在与美国垄断的“中东牌局”中,充当一个热情的玩家,其目的是想在中东利益中分得一杯羹。

相比之下,中国在中东事务中的声音则显得比较微弱,虽是“离岸参与者”,但却是“中东牌局”的旁观者。以讨论中东问题的“四方会议”为例,这个由美国牵头的“四方会议”,由美国、欧盟、俄罗斯和联合国参加,而中国被排除在外。从2005年7月至现在,“四方会议”就阿以、巴以、中东局势召开过近10次会议,中国一次也没有受邀参加会议。

按理说,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对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负有责任。中国应当在中东事务上起自己可以起的作用。况且,许多中东国家也呼吁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希望中国派出了中东特使,或参与处理中东事务的国际会议。在一些国家的建议下,虽然中国任命了大使,有时也到中东进行穿梭访问,但发挥的作用并不大。

一直以来,中国对在中东地区国家发展政治影响力很谨慎,在不干涉别国内政问题上真正做到了“严于律己”。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之一,如继续游离于全球聚焦的中东事务之外,显然与其大国地位不相称。当然,中国过去没有刻意营造这种能力,而且是不干涉别国内政的认真实践者。

问题是,中国作为在中东地区有重要利益的国家,此时如果作为旁观者,必然在未来重塑中东外交方面难以发挥作用。况且,中国已经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石油进口国,尤其是在美、欧主导的“中东牌局”中,中国作为旁观者往往会为国际社会所误读,更会被西方世界污名化,将中国视为不负责任的大国。

由于中国至今面临被西方国家干涉内部事务的部分压力,很容易把自己不干涉别国内政,当作抵御西方对华干涉的额外成本。眼下,这些关系正受到席卷中东的动荡以及战争的挑战。从地缘战略层面上看,美国可通过阿富汗战争进军中亚,又可通过军事打击伊拉克,巩固其在中东的霸主地位,并对中东国家进行“民主”改造。这样,便可从北、西两面对中国形成钳制之势。

这对中国是一个严峻考验。更重要的是,基于中国在中东地区经济利益,应有所作为。作为世界大国,作为在中东地区有着重大利益的国家,中国有必要在这一地区塑造影响力。当务之急是要培育和扶持亲华的政治势力。中国在中东要涵养和培育所在国家的“知华派”和“亲华者”,让那些有政治前途的人把亲华作为必须的选项,从而影响“中东牌局”。

总而言之,中国不能总当“中东牌局”的旁观者。中东作为世界“石油能源库”,是中国不可或缺的能源渠道。中国介入中东事务可进一步搞好与中东地区国家的关系,以便在中东石油市场获取更大的份额。中国目前想影响中东,大概也影响不了。但如果现在不认真谋划,大概永远只能这样。其实,中国塑造影响力,在“中东牌局”中可打的牌并不少,关键是如何打。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