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美国真的不想当世界警察了吗?

美国真的不想当世界警察了吗?

邱 林
       经过10年战争后的美国已经今非昔比。它要与创纪录的财政赤字和贸易逆差作斗争,还像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所说的那样,患上了“干涉疲劳”症。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的最新言论表明,美国不仅仅不是那么胜任世界警察一职,而且还失去了当世界警察的欲望。(3月11日新华国际)
也许盖茨讲的是真心话。不过,这种观点只代表他本人。他希望少花钱,美国的钱在维持世界警察地位方面一直花得很大方,闹得美国国库空虚,许多州政府甚至于美国中央政府也要倒闭了,这不是危机四起吗?这似乎让盖茨很心疼。盖茨是想通过这样的表述,让美国节约开支,少花些冤枉钱。
可是,盖茨只是国防部长,而且还是政治生命屈指可数的政府官员,他不能代表美国政府和国会。美国国会里有许多的人,是不愿意甚至于是反对盖茨这种声音的。他们还不知道美国已经是个空架子,但是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美国名声、地位、势力都不容许有丝毫损失。但是,美国的实情,尤其是世界上的事情,是不以这些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把美国比喻成世界警察,那么毫无疑问,美国的一些议员就是这支警察队伍中最活跃的警员。美国议员像“世界议员”一样影响国际事务的事情太多了。最近的例子就是利比亚发生骚乱后,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指责奥巴马政府行动迟缓,没有及时派兵帮助利比亚反对派,将卡扎菲赶下台。
近日来,随着利比亚骚乱进入僵持阶段,美国对待卡扎菲及利比亚的态度也越来越敏感。美国强烈要求卡扎菲下台,而卡扎菲却要强硬坚持。在此情况下,美国虽贵为世界警察,似乎要考虑和平以外的方式来解决卡扎菲和利比亚问题。但美国的利剑最终会不会落下?美国会不会在推翻了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和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后,在短时间内再打倒利比亚卡扎菲政权?
显然,这些问题是很难回答的。因为这涉及到美国在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后,是否再陷入到利比亚内战中去的问题。在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数千名美国士兵丧生,消耗近万亿美元战争经费,至今美国仍深陷战争泥潭不能自拔。而伊拉克大选僵局虽然化解,但政治进程却停滞不前;阿富汗战争持续近10年,塔利班甚至有卷土重来之势。
同时,美国国内依然在经济困境中挣扎,目前13万亿美元的债务已成为美国安全和世界警察地位的重大威胁。本月初,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国会发表讲话时指出,如果按照众议院共和党人提倡的那样裁减预算(预计美国今年裁减军费开支幅度将相当于2010年开支的16%),对于国家安全将是一场“灾难”,因为处于世界警察“中枢神经”的美国国务院受冲击的程度要超过其它许多部门。
每年为了维护世界警察的角色,美国都要支出将近5000亿美元。借助于140多万美国士兵和每年6000多亿美元的国防开支,美国的军事基地遍及全球各地。合众国际社近日援引观察家的话质疑美国上述活动所带来的“效益”。美国的真正敌人是“美国的军费开支”,因为它让美国债务的“血管大张”,直至美国因为血液流干而死。美国如果希望平衡预算并修复美国经济,就必须“停止抽血”。
好在这一问题已引起奥巴马政府的关注。2010年5月,奥巴马上台16个月后,在首次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就弱化了前总统小布什的“先发制人”原则,摈弃“反恐战争”说法。报告认为,美国政府努力的核心是致力于复兴美国经济,这才是美国实力的源泉。经济上的成功对于美国保持海外影响力至关重要,必须把推动经济增长和扭转财政乱象当作国家安全的优先任务。
由于经济衰退的拖累,美国真的不想再当世界警察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不当世界警察的美国肯定会失去很多东西,如盟友们的信任和美式民主的全球推广机会。而且,不当世界警察,美国人在心灵深处也是不甘心的。无论是在内政还是在外交上,奥巴马政府上台后成天叫嚷得最响亮的“改变”,无非是在做法与姿态上的“改变”而已。也许在他们看来,还没有触及到美国需要放弃冷战思维,抛开霸权思想的时候。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