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在IMF份额增加其象征意义更大

中国在IMF份额增加其象征意义更大

邱 林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的权重正在从发达国家转向新兴国家。1月26日,IMF宣布,IMF的《董事会改革修正案》已从27日开始生效。该修正案是IMF推进份额和治理改革的一部分,金砖五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的份额均有所增加,其中,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IMF第三大份额国。

IMF总裁拉加德曾表示改革方案将增强IMF在支持全球金融稳定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拉加德在一份公告中表示,“改革方案显著增加了IMF的核心资源,使我们可以更加有效地应对危机,并且改善了IMF的治理,更好地反映出有活力的新兴国家在全球经济中日渐上升的影响力。

根据IMF改革方案,约6%的份额将向有活力的新兴国家转移,中国份额占比将从之前的3.996%上升至现在的6.394%,排名从第六位跃居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印度、俄罗斯和巴西也分别进入前十位。而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此前中国在IMF的投票权排在第6位,位于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之后。

按照规定,IMF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要实施,需要188个成员国中至少85%投票权的支持。美国目前是最大股东国,在这个问题上拥有一票否决权。也就是说,中国本次投票权的提高,可以提升中国在IMF的发言权;而份额的提高,也决定了中国可向IMF申请贷款的增加。

在IMF里重要问题的投票中,话语权增加,份额增加,投票权相应增加。其中,中国获得了2.4个百分点,是很积极的进步。IMF是按个成员国相对的经济地位分配份额的,其所拥有的份额大小表明了该国参加基金组织的程度,同时也反映了该国在国际经济关系中的地位,它的份额持有数决定了该国在基金组织投票权的多少。

虽然新兴国家这一次增加的份额并不多,但IMF65年来最重要的改革不过给发展中国家共增加约9%的份额,与新兴国家所期待的更合理的占有的份额的比例相比,还是相差很多。中国在IMF的份额增加至6.394%,权重的确增加不少,不过,在美国、日本坐大的情况下,中国在IMF框架内做不成什么大事,或者说,中国份额增加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因为现行的国际货币体制,它的制度主导很难改变,美国虽然由IMF初期的40%多的份额变成了现在15.6%的份额,但美国有一个特权,一票否决,这个体制的模式,历史的惯性存在,而体制模式的轻重也必然存在,不可能在短期随着我们增资幅度的增加而给中国带来话语权。

也就是说,IMF这个份额远远落后于国际现实,中国将近3倍于日本的GDP,还没有日本的份额多,即使是这样的转变,也拖延了几年之久,IMF已经脱离现实,美国国会批准IMF改革方案,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中国已另起炉灶,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IMF之外,成立了新的国际金融机构。

中国牵头并主导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西欧14国全部加入,除美国、日本外,世界范围内有57个国家加入,而中国作为亚投行最大股东,这种代表性比IMF增加的份额其价值要大得多。

换言之,美国如果要在IMF框架内拦着中国,对中国来说已经无关紧要,哪怕份额不提升,中国该发挥怎样的影响力还是照样发挥。当然,提高在IMF上的股份份额虽然现在已经不如5年前那么的需要,但这终归是好事,终归还是可以提升中国在国际机构中的影响力的事件。

美国人清楚,他们批准IMF的改革方案,也愿意看到中国在IMF话语权的提升,因为这种提升并不意味着中国权力增加多少。美国仍然可以借助IMF这个平台,以“国际共识”的压力迫使某个国家就范,取得双边外交所无法取得的突破。从这个意义上说,IMF可能成为美国对中国施压的重要场所。

推荐 10